劳动报 给秘书长授课,润物细无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2 16:51
  • 人已阅读

简单古朴的唐装上衣,适宜的凉鞋。初见书法教授周斌时,很少有人能联想到他就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书法老师。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周斌,担任潘基文的书法老师,一干已有4年,不仅如此,他更在联合国开创了一个“书法小联合国”。 前天在莘庄个人工作室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天气依然炎热,周老师右手肘上戴着的护肘,暴露出他的职业属性。“常年的练习书法,已经有些肌肉劳损了,热天的空调房里更要保护好自己的手肘,我这只手的使命还没有完成,还要继续书写和平的事业呢。”周斌笑着以此作开场白。 书法屡现国际场合 月4日,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自己的书法作品《上善若水》赠予54岁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作为生日礼物。周斌告诉记者, 他在给潘基文上书法课的时候就得知了秘书长的这个想法,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“秘书长练字非常勤奋”。 事后,潘基文告诉他的书法老师周斌,奥巴马收到礼物十分高兴,还特意叫来白宫的记者拍照,将消息发布在白宫网站主页上。而且奥巴马当场认出了作品里的“水”字,还解释说是“water”的意思,表示会把作品装裱后,陈列在美国总统博物馆里。 自从周斌教授在 0 年4月应邀赴联合国总部进行小型书法讲座后,便与热爱书法的潘基文结下了师生之缘。在周斌的推动下,不仅是潘基文夫妻爱上了书法,这几年联合国里跟他学习 书法的各类人士已经有两三百名了。 0 4年4月,在潘基文的倡导下,周斌在联合国成立了“书法小联合国”,并由潘基文亲自题写名称。 书法老师周斌的“业绩”近年来颇为显著——— 0 年访华时,潘基文将自己的书法作品《天地和同》赠送给习近平主席; 0 5年春节,潘基文用 书法写下“家和万事兴”,向 人民恭贺新春。潘基文用周斌传授的书法,一次次在为推动世界和平事业做贡献,书法成为沟通东西方文化的曼妙使者。给秘书长授课润物细无声 谈起给潘基文先生教授书法的这4年,周斌回忆称最初三四十次课程最为关键。“整个课程,我也是系统考虑过的。首先是要选对帖,他本人对 文化很有兴趣,对老子有深入研究。我根据他的身份与性格向他推荐了颜真卿的《勤礼碑》,也给他看了赵孟瞓的字,他说太漂亮了,表示更喜欢《勤礼碑》。在选帖上,我向来喜欢跟学生交流,只有他喜欢了才可能热爱。”课程的开始是教笔画,第一节课就是学习一横一竖,“横会了,我就说把横竖起来就是竖了。”学会了横,周斌就教潘基文写“三”字,让他了解笔画之间的结构关系。写“三”字的时候,同时给秘书长讲授孔子关于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等相关 传统的文化内容。“这中间的融汇贯通非常重要,我希望能够让 文化润物细无声地与潘基文先生本人进行一种交流和对接。”每上完一堂课后,周斌都会思考,根据潘基文的学习情况,在下一次授课时做出相应的调整。“我始终认为,没有学不会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。潘基文先生这样对我说,尽管练习书法让我腰酸背痛,但这是让我最放松的事情,比睡眠还有意义。”书法唤醒英国脑瘫女孩 外界看到的周斌往往是给潘基文当书法老师的荣耀,头上有了光环的同时也留下了刻板印象。周斌告诉记者,其实他希望把书法艺术推广得更具有实在的意义。“我一直很关注老弱病残和一些弱势群体。看到一些残疾人生活很痛苦,就想用书法让他们感觉美好,让他们获得精神上的富裕和满足”。 在美国进行书法推广期间,一次偶然的机会,周斌认识了一位居住在美国的 岁英国脑瘫女孩,女孩非常可爱。万分怜爱之下,周斌决定试着用书法教学来唤醒她的认知。 一天天的艰苦而耐心的传授过去了,半年后,从女孩的眼神中, 书法老师开始明显地感觉到,她的认知方面得到了提高。兴奋不已的孩子父母强烈希望介绍美国媒体对周斌进行采访,周老师却坚持先要把事情继续做下去,等到真正做出显著效果后再说。“潘基文听闻此事后也很感动,他说,联合国的宗旨就是扶持贫穷,让世界充满和谐,他认为我正是在帮助联合国做这样的事情。”周斌告诉记者。 在莘城的周斌工作室里,每月一次的名家讲座,以及定期的名家进社区活动,与莘城学校合办书法实践基地,都是周老师为了服务身边群众而做的 书法文化的推广。 周斌表示,有教无类,本来也是他创办书法心理研究的目的。“我教习书法,不是为了培养书法家,不是想让人获得技艺层面的技巧;而是希望更多人在练习书法的过程中,体验 文化独特的美感。”周斌认为,现代人太喜欢比较,比较就会痛苦,永远不满足。他只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练习书法,达到心灵上的平静。行走异乡追索国粹真谛 对于周斌在联合国推广 书法的行为,有人佩服、有人羡慕、也有人不屑一顾。 有人劝他 “你在 书法界也算有些影响了,何必去美国未知的领域探险呢?”没错,每年花上大半年的时间,无偿在美国进行书法文化推广,自己租房子,自己料理家务、烧饭做菜,周斌过着十足的“美漂”生活。在一次教学过程中,周斌冒着大风雪出门后,发现大雪将要没过膝盖,但还是克服困难,准时应约出现在了学生家里,他说 “ 人无论在哪里,都不能丢失信义”。 提起家人,周老师觉得有些亏欠,“陪伴亲人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点”。书法海外推广的4年时间里,有太多周斌不愿提起的心酸,好在默默地学英语,执拗地教书法,已经成为他的快乐源泉———“撇,thedottotheleft;横,horizonta,但这个词是一条线的意思,我还要另外跟外国学员解释,书法里的横,是要左边低,右边高一些的”。 虽然乐在其中,但现实世界里,挑战无处不在。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接受和学习 书法,但周老师在推广书法的过程中也曾受到西方人的质疑。“有的人认为 书法几分钟写一幅字,价值不高。”周斌用人生的“几分钟”进行概括,“当一个人结婚、做父母、事业取得成就时的几分钟,这些都是人生的高峰,不可再现的幸福。”对于书法家来说,人生中可能也只有几幅字是超乎想象的无价之宝。比如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后来写了几百遍都写不出首次的神韵。“书法家为了获得几分钟的幸福感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艰辛地追索。”用毛笔写就自己的人生价值,用书法搭起连接不同文化的桥梁,用东方的价值观去为推动世界的美好。对于未来,周斌简单地表白,最希望看到 书法能够在联合国一直“热”下去。阅读原文记者 赵思宇来源 劳动报编辑 吴潇岚